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陈赓兵团打仗很好, 却因“点名不答到”, 被刘伯承严厉批评
发布日期:2022-06-14 11:28    点击次数:163

解放战争时期,陈赓率部挺进豫陕鄂,连战连捷名震天下,敌人因为损失巨大,一说起对手,常常把陈赓放在“刘、邓”之后。

中原野战军成立之后,刘伯承和陈毅去陈赓兵团视察,因为兵团干部长时间在外领兵作战,所以很盼望首长的到来。

大家以为,首长这么久没来了,部队又打了不少胜仗,这下应该能得到首长的表扬,可刘伯承在点名的时候,陈赓兵团的不少干部,不知为何要点名,有的站起来答一下,有的不知所措,有的窃窃私语交头接耳,没谁答应一声“到”。

刘伯承治军一向严格,看到干部们这么随意,严肃批评了部队散漫,甚至用了“稀稀拉拉、各自为政”的字眼。

陈毅在讲话中,也强调了部队纪律的重要性,说百万大军要有百万大军的样子,“装个舅子要像个舅子”。

关于此事的经过和原因,要从1947年7月说起。根据主席的战略部署,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而陈赓兵团,一路挺进到豫陕鄂。

刘邓大军因为吸引了敌人主力,所以打得非常艰苦。

反观陈赓,到了河南发展得很好,不仅仗打得漂亮,相比而言也更加富裕。

他的特点是战术灵活,自红军时期领兵打仗开始,吃亏的局势早早撤走,然后在全面劣势当中,寻找局部的优势。

就在敌人误认为,陈赓只会打运动战的时候,他在1948年3月血战古城洛阳,敌人最后的精锐,锁在几栋高楼当中,妄想着等援兵到来。

我方干部习惯了以往的运动战,想放弃敌人最后的一点点阵地,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索性撤出洛阳。

陈赓下死命令,务必全歼洛阳残敌,否则跟搬物资有什么区别?最终在他的坚持下彻底歼灭了洛阳残敌,啃下了中原硬骨头。

(我军攻占洛阳敌206师部)

因为敌援军已经来到,所以陈赓打完洛阳迅速撤走,这时候难题推给了敌人,因为敌人的兵力本就不多,是继续驻守洛阳?还是放弃洛阳?

敌人选择前者,即使工事已经被破坏,但他们也不愿意放弃大城市。

陈赓立刻杀了个回马枪,二打洛阳更加轻松,打完此战之后,敌人不敢再踏入古城洛阳半步。

谁说陈赓只会打巧仗?烈士血染牡丹红,红旗猎猎遍古城,攻坚同样手到擒来。

(陈士渠和陈赓在洛阳前线合影)

虽然说打大城市很艰难,但打城市的收获,的确比县城丰硕很多。

举例来说,华东的宋时轮支援中原地区,因为长途行军所以部队不仅疲惫又没钱买菜,陈赓直接送去5万银元做菜金。

敌人在河南损失巨大,于是在各种场合,将陈赓排在“刘、邓”之后,视为强敌。

陈赓谦虚地认为,自己之所以打得顺利,除了战士们意志顽强之外,主要是刘邓大军吸引了敌人的主力。

也因为陈赓连续攻克重镇和战略交通线,迫使蒋氏从大别山调兵来战。

中原犹如棋盘,刘邓在大别山艰难苦战,而随着敌人的部分兵力被调走,所以他们这边的压力自然减少了很多。

放在今天来看,千里挺进大别山,是我军历史上的一次重大转折,牵制了敌人大批主力。

部队通过大别山根据地,剑指蒋军的南京和武汉,为后续的战略大反攻创造了条件。

可放在当时来说,需要做很多的解释工作,要让战士们理解,为什么放弃重武器,千里奔袭入大别山。

所以刘、邓、陈准备专门找个时间,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讲清楚主席战略部署的重要性。

陈赓兵团在同年4月控制了豫西,而随着大别山的战斗结束,刘邓两位首长,也进入了豫西地区。

陈赓得知此事很高兴,于是命令战士们,将一大车的通信器材,送到首长的指挥所,这无异于雪中送炭。

对于首长来说,他们前段时间在大别山打得很苦,正急缺电话线和通信设备;反观陈赓这边作战顺利,所以底子“厚得很”。

李达参谋长很高兴,随后又对司机说,让陈赓再给陈锡联送些(通讯设备)。

随着中原各部队合并,成立了我军四大主力之一的中原野战军,北方战场翻开了新的篇章。

10月7号,陈赓设在方城的竹园庄指挥所,迎接首长视察。

刘伯承、陈毅、李达三人,乘车来到门前,大家鼓掌欢迎,他们先后步入了作战室。

陈毅表扬了指挥所的布置,刘伯承表扬了指挥所的图上作业,不愧是接连打胜仗的部队,连水杯都摆得整整齐齐,每一根电线都走得恰到好处。

因为陈赓兵团一直在外独立作战,大家多年来盼望首长来视察,所以团以上的干部正在召集部队,要在下午举行实战军演。

刘帅考虑到,陈赓兵团常年单独作战,所以他找陈赓要了一份花名册,先认识认识大家。

在刘伯承看来,拿花名册列队点名是最基本的课目,可实际上陈赓兵团并没有此项训练,毕竟大家相互之间都认识,并未把点名当回事。

兵团干部很快就在村外集结完毕,本以为多年来连续打胜仗,能获得首长的表扬,然而却疏忽了细节。

当刘伯承开始点名,在他看来点到谁的名字,谁就要响亮地喊一声“到”。

可实际上,眼前的干部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要点名,以至于交头接耳起来。

刘伯承望着大家诧异的表情,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严肃批评部队,没有正规化的观念,居然对部队的基本课目感到惊奇。马上就要在中原打大仗了,部队务必要改变以往的游击习气!

刘伯承言辞严厉,要求立刻强化组织纪律,倘若日后连基本课目都不懂,如何有组织力战斗力?

随后,刘伯承讲了战术上的安排,陈毅讲了近两年战争的发展,自从“自卫战争”开始之后,部队以一年一百万的数量壮大。

陈毅认为百万大军要有百万大军的样子,他批评说:“要‘装个舅子要像个舅子’,用组织纪律管教约束部队……”

(陈毅)

大家听了首长的批评,意识到山雨欲来风满楼,我军即将展开空前的大规模战役。

为了应对以后的挑战,所以要提高思想和纪律,才能跟得上往后的形势。

到下午,演习正式开始,首长亲自视察了飞雷炮,高度赞扬了战士无穷无尽的智慧。

既然要准备打大规模战役,所以首长讲话的时候,重点指示了日后的整体配合,这也为淮海战役做了铺垫。

到8月23日,陈赓兵团“渡河南征”整整一年,经统计:

大战小战两百四十五次,杀敌十一万以上,俘虏敌将军以上的军官十七名,战场击毙三名。

一年来,解放了五十一座城市,带近千万人口摆脱腐朽旧社会的压迫。

陈赓兵团不仅在正面战场表现突出,又全面清剿各地土匪恶霸,带领贫苦农民彻底翻身。

后记:

从1946年到1948年,是我军最艰苦的时期之一,陈赓以灵活的战术,在那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交出了耀眼的成绩单。



Powered by 赢多多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