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党代会代表对谈丨公共法律服务就是为市民排忧解难
发布日期:2022-07-02 11:22    点击次数:83

去年,一家小微餐饮企业的负责人在办理公司注销手续时遇上纠纷,他前后拨打12348公共法律服务热线30多次,在诉讼各个阶段请值班律师给他支招。最终,在热线平台多位律师的帮助下,他打赢了官司。

 

包括12348公共法律服务热线、市区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及公共法律服务站点在内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连接的是北京4万名律师和2千万市民。公共法律服务能帮市民解决哪些问题?律师参与其间如何开展工作?

 

在北京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期间,两位党代会代表,北京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12348热线平台管理科科长赵明明,北京诺恒律师事务所党支部书记、主任林悟江一起做客新京报访谈间接受了记者采访。

赵明明(中)、林悟江(右)代表对谈。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听报告

很激动 受鼓舞 受教育

 

新京报:二位都是第一次做党代表,在现场听了报告感觉如何?最关心什么内容?

 

赵明明:在现场听报告,和平时在电视上看感受很不一样,觉得非常振奋人心、备受鼓舞。报告里让我印象最深得一句话就是“千条万绪的事说到底就是千家万户的事”,把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切切实实落实在工作中、体现在报告之中。报告在对未来五年工作的展望和部署中,提到要持续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这部分内容和我的工作紧密相关。

赵明明。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林悟江:我也是第一次当市党代表,现场听了报告,很激动。听报告的过程是学习和受教育的过程,也是自我提升的过程。我印象最深的是报告中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市工作的表述,尤其提到了“八五”普法规划,要在全市形成懂法、普法、知法、守法的浓厚氛围。

林悟江。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谈工作

12348热线年服务量突破100万人次

 

新京报:目前,北京市民想获得免费的公共法律服务的途径都有哪些?

 

赵明明:非常多。首先是市、区、乡镇、街道四级的实体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全市6000多个社区都能找到法律顾问和公共法律服务接待点。从电话端,北京12348热线在全国省级平台中是服务体量比较大的,目前,热线接通率90%以上,基本能做到一拨就通。我们还建设了北京市公共法律服务网,市民在网上能够使用查询、学习、咨询办事等功能。可以说,覆盖城乡、便捷高效、均等普惠的现代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基本建成。

 

新京报:热线一共有多少座席,每天会接到多少电话?

 

赵明明:目前,热线平台通过市区两级的一体化管理,我们设置了110个电话座席,并且还保留了一定的扩容空间。每天电话量大概在3500人次左右,高峰时每天的电话量会到4000人次,去年服务总量突破了100万人次。

 

新京报:12348热线电话当中,诉求集中在哪几个领域?

 

赵明明:问题最集中的是合同纠纷,如借款、房屋租赁类合同纠纷,还有劳动争议、婚姻家庭类的继承等方面的纠纷,是热线解答问题里面排前几位的。我们的热线平台,通过律师的专业解答指引,切切实实帮助到了很多有需要的群众。

印象比较深的,是在大概3年前,一位咨询人在一天内拨打热线100多次,接通后不说话就挂断,后经我们了解,咨询人是独生女,与年迈的父母分开住,父母家房子被楼上漏水淹了,在跟楼上邻居沟通索赔过程中,她两次拨打12348热线,律师不仅在法律上给她讲解如何维权、如何搜集证据、如何谈判,还一直给她加油鼓劲。

纠纷成功解决后,她想当面跟律师说声谢谢,但是却不记得律师的名字和工号,只记得声音,所以就一直打电话想再“碰”到这位律师。后来在我们的安排下,她也成功地见到了接线的律师,还给我们送来了锦旗表示感谢。

 

涉疫咨询三成多是劳动争议

 

新京报: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居家办公的比较多,很多人遇到单位不发全薪的问题,这种咨询多吗?

 

赵明明:在涉疫咨询里,有百分之三四十的比例是劳动争议类问题。居家期间的工资待遇问题,是市民很关注的一个点,我们曾请律师协会的专家也做过相关解答指引。对这类问题,律师除了要讲清楚《劳动合同法》、《工资支付条例》的相关规定,讲明企业该如何支付工资,同时也倡导采用非诉讼的方式解决问题,做好劝导和调解工作,特殊时期,我们倡导劳动者和企业能够协商解决问题,相互谅解,共克时艰。

 

比如之前一位新媒体编辑来电咨询:从5月份起,因为居住地被管控,她不能去公司上班。公司人力通知她,打算给她安排待岗的工资,她说自己在家也完成了相应的工作,就打电话来咨询律师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新京报:林律师对这个案例有什么看法?

 

林悟江:从法律角度来讲,疫情属于不可抗力,是不能预见的突发情况,所以疫情期间居家的工资待遇应该双方协商一致。

 

■说案例

免费上门帮老人完成遗嘱

 

新京报:与北京市民经常拨打的12345热线不同,12348热线的对面不是热线员而是专业律师?

 

林悟江:是这样。律师除了收费接案子,也承担了很多公共法律服务工作,比如12348热线的咨询解答工作都是由北京市的执业律师来具体完成。我们律师做的不仅仅限于咨询,还包括调解、法律援助等,同时,我们北京律师参与“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和援藏律师服务团的人数也一直都是很多的,这些也属于公益法律服务范畴。

 

新京报:我在社区里看到过有年轻律师去给大爷大妈做普法宣传,这是不是我们提供公共法律服务的一种方式?

 

林悟江:是的,普法宣传也是提供公共法律服务的重要方式。在我所在的朝阳区朝外街道,我们的律师尤其是党员律师,会经常去小区去为居民尤其是老年人提供法律咨询,有时提供上门法律服务。

 

新京报:在公共法律服务方面,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经历?

 

林悟江:朝外一小区里有位女儿在国外的独居老人,经常给我打电话问怎么写遗嘱,虽然我解答得很详细,但写起来并没那么容易。我们建立了微信联系,他给我发了自己写的遗嘱的照片,我发现不严谨并有一些漏洞。后来,我主动上门,帮他写完了遗嘱。他很高兴也很激动,认为这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件心事。对我来说,这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餐企负责人咨询30多次打赢官司

 

新京报:12348热线对来电人的帮助可以达到什么程度?

 

赵明明:目前12348热线服务是以咨询解答为主,对于有独立书写、独立参加诉讼能力的人,有律师的电话帮助,他们就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权。

 

例如,去年有一个小微餐饮企业负责人,在委托中介帮他办理公司注销手续时发生纠纷,前后打了12348热线电话30多次,最终赢了官司。在诉讼中,他一遇到问题就打来电话,请律师给他支招,先后有30多个律师给他提供帮助。打赢官司之后,他激动地给我们送来锦旗,并表示,这半年多时间,打这个电话让他心里有了底,相信能靠自己的力量去维权。这半年学到的知识,在今后创业发展中也会很有帮助。

对于不能通过律师的电话指导实现诉求的来电人,我们会引导他到实体平台。市级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全市16个法律援助中心,都有现场咨询解答服务,他可以带着书面材料,律师当面解答、指导。如果符合法律援助条件,我们会现场受理,指派律师全程帮他代理案件。

 

■期未来

提高服务的精准性公益性专业性

 

新京报:对于公共法律服务,有何感悟?

 

林悟江:对于律师,司法部的文件要求,引导律师每年提供不少于50小时的公益法律服务,或者代理2件法律援助案件。我想,做公共法律服务更多是体现自己精神境界的追求。我们平时工作很繁忙,拿出一定的时间提供公益法律服务,能获得精神方面的满足,凸显了我们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赵明明:我一离开校园就进入公共法律服务中心,13年来,市司法局发挥整个司法行政系统的资源优势,建成了覆盖城乡、便捷高效、均等普惠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扩大服务范围、增加服务途径,为更多的群众提供服务。每次听到电话咨询那头的一声谢谢,或者看到法律援助案件的受援人在我们的帮助下维护了合法权益,要回他应得的工资或者拿到他应得的赔偿时,他的笑脸都会让我们觉得心里很甜。

 

新京报:有了党代表身份后,你们将如何开展今后的公共法律服务工作?

 

赵明明:成为党代表是荣誉,也是责任,更是鞭策。我会认真地学习党代会相关精神,把学习到的内容带回去,带领身边的青年党员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党代会报告里提出,要让群众的获得感更高,这也是对我们公共法律服务的要求,未来的工作中,我将进一步努力,提高公共法律服务的精准性、公益性、专业性,形成社会知晓度高、群众选择率高、服务满意度高的首都公共法律服务品牌。

 

林悟江:党代表是荣誉,但更多的是责任。今后,我会更加关注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的建设,在公共法律服务的方式方法、多样性等方面深入思考和研究,提出可行性强的改进和提升建议。就自身工作来说,我将团结和带领身边的党员律师,更多地参与到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当中去,贡献自己的一份光和热。

 

新京报记者 沙雪良

编辑 刘茜贤 校对 薛京宁



Powered by 赢多多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