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有记者问:“毛先生,如果谈判不成功,你有信心战胜蒋先生吗?”
发布日期:2022-06-14 11:03    点击次数:135

1945年,不论是放眼中国历史,还是世界历史,这都是极为特殊的一年,世界人民赢得了与法西斯国家的胜利,中国人民终于结束了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

德国、意大利、日本,三大轴心国彻底宣告投降,而中国国内局势却开始变得细微起来。

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国民党所统帅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开始企图窃取革命的胜利果实。而作为大众人民的代表,共产党却是成了这些人的眼中钉。

1945年5月5日,在中共五大上,毛泽东提出要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而这对于在抗日胜利后一心想要一党执政的国民党来说,无疑是在公然对抗。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当即坚决拒绝这一建议。

蒋介石更是在国民党六大中提出:“今天的中心工作,就是消灭共产党!”“只有消灭中共,才能达成我们的任务。”诸如此类的对抗言论。

尽管国民党一方一心想要发动对我党的攻势,可抗战刚胜利,主动挑起战事名不正言不顺,也会受到中间人士和民众的反感,蒋介石为了避免,以和平、民主为名义,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谈判。

这无疑是一场鸿门宴。

毛泽东作为领袖却欣然赴约,可国民党本想吓得共产党不敢赴约,以中共无心和平建国为由发动舆论攻势,见到毛泽东赴约,国民党自然是想尽方法刁难我党。

有记者更是发出质问:“毛先生,如果谈判不成功,你有信心战胜蒋先生吗?”

那么,面对记者的犀利发言,毛泽东又是如何回答的呢?

毛主席亲赴鸿门宴此次邀约,蒋介石其实做足了毛泽东不会来的打算。

以己度人,当初我党邀请国民党和谈时,国民党便不敢赴约。在中共倡导放弃一党专政的提议后,国共之间剑拔弩张。

一些中间人士以及民众担心大规模内内战爆发,在1945年4月2日,褚辅成为首的7名参政员致电毛泽东和周恩来,希望国共之间达成和谈。

对于这一倡导,中共自然是欣然接受,在16日便发函致电国民党方,函中更是邀请了国民党方前往延安展开会谈。对于这一次和谈邀约,国民党方是置之不理,很多民主人士诸如黄炎培、章伯钧等人却是纷纷前往延安,去了解我党未来的治国方策。

这些民主人士从延安归来后,纷纷向国民党方提出人民的共同诉求:“立即结束党治,实行民主,给人民以民主权利,并承认现有一切抗日民主党派合法地位。”

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蒋介石以和平、民主为口号,邀请毛泽东到渝展开和谈。在这份邀约的电报中,蒋介石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大战方告终结,内争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疾苦,共同戮力,从事建设。”

倘若毛泽东不去,亦或者是只有一些我党其他领导人物去,蒋介石无疑会发动全国舆论,声称我党没有和谈的态度,并以此发动内战。

可他想不到的是,为了和平,比起个人的安危,毛泽东愿意豁出去,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地。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带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从延安飞至重庆,代表团内有周恩来、王若飞等人,他们都是为了和平,敢于将个人安危置于脑后的勇者,而周恩来,王若飞一向是以谈判经验丰富,刚柔相济出名。

这一消息传出后,蒋介石一方是大惊失色,全国民众和民主团体也是震撼无比,《复报》的创办者柳亚子更是将毛泽东的行为赞叹为“弥天大勇”。

外界的这般反应,不难看出当时毛泽东前往重庆和谈,是冒了多大的风险。

而在此之前,重庆方面给延安打了三份电报,延安方也回复了三份电报。

在临行前,毛泽东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让刘少奇代理自己的职务,并且以陈云、彭真补充周恩来等人的空缺,这些安排都是为了一旦意外发生,书记所还能有五人开会。

在临行前的内部会议中,毛泽东指出了当前的严峻形势,并且坦言了这次和谈,必须一去。

当前苏联红军不入关,苏联人支持国民政府这一“合法政府”,甚至表示打内战中华民族可能会毁灭。而美国人也不登陆,美军对华政策为“扶蒋抗共”,可以说,国际外部形势虽然明面上是不参与,但都站队了国民党。

尽管三国过问中国国政,但都不希望中国打内战,所以毛泽东反而从中看到了建立联合政府,打破国民党独裁的希望。

所以,此次重庆谈判,可以去也必须去。

毛泽东巧妙回应记者刁难毛泽东到达重庆的当天,蒋介石倒也没有直接发难,反而是将礼数给做足了。在重庆山洞林园官邸,蒋介石和毛泽东见了面,两人的氛围倒也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

毛泽东称蒋介石为“蒋委员长”,蒋介石也以“润之”称呼毛泽东,宴会上不谈国事,氛围倒是融洽的很。

可是从后来公布的蒋介石在1945年8月30日的日记中,却也不难看出,蒋介石对于这一次毛泽东到重庆谈判一事的真实态度。

在日记中,蒋介石写道:“毛泽东果应召来渝,此虽威德所致,而实上帝所赐也。”蒋介石用了“应召”,“威德所致”等词,从中方不难看出,蒋介石认为自己的国民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大权在握。

且不谈后话,单是因为这种心态,国共此次谈判恐怕就难以收获如意结局。从谈判一开始,便陷入了僵局。

虽然面子上做足了功夫,但是真正谈判时,蒋介石显然不打算让我党占上风,为了赢得舆论优势,也为了打脸毛泽东,蒋介石特意安排记者对毛泽东问出刁难问题。

记者向毛泽东发问:“国共谈判如果失败,毛先生可以打赢国民党吗?”

蒋介石的意图很明显,一是要刻意刁难毛泽东,二是看看倘若这次谈判没有一个好结局,毛泽东有没有带着中共和自己打上一场的气魄。

对于这一问题,毛泽东的回答却是既没有落了下风,又不至于过于强势,反而自带了一分幽默色彩。

毛泽东先是用一句话定下了自己回答的基调:“先生说的只是一种假设,所以我回答的也只是一种假设。”

这句话作为开场白,很好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此次到重庆就是绷着和平解决问题去的,所以中共绝不会率先挑起敌对。同时,倘若国民党非要生出战事,那么中共也有一套应对策略。

紧接着,毛泽东又说:“我们共产党人对于战争只有两种态度:一是反对,而是不怕。我们期待蒋介石能建立民主联合政府,实现和平建国,绝对不要开战。”

倘若毛泽东一味退缩,只在乎表明己方绝没有开战的打算,反而会受人轻视,而毛泽东的回答却是既表明了对和平的决心,又亮了自己的拳头:我们不愿开战,但不得不战,共产党人的铁拳也绝不是盖的。

最后,毛泽东用幽默的语言收尾答道:“蒋先生吗,乃是将军的将带了一个草字头,那不就是一个草头将军吗,至于我,毛字是反手毛,那意思不就是易如反掌吗?”

记者和毛泽东的一问一答,可谓是全场人都在暗中关注的,而毛泽东的态度则是刚柔并济,寥寥几句话,就将蒋介石事先布置好的陷阱给打穿,也赢得了全场的一致好评。

重庆谈判艰难达成协议可尽管我党一心想要和平,蒋介石对于和谈的诚意显然不够,甚至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接受中方开出的种种条件。

在重庆谈判中,我党的诉求主要是保留军队和解放军政权。而国民党的算盘却是打的精明,要让共产党交出解放区和军队,只给几个内阁位置做名义上的民主。

倘若我党愿意接受国民党的要求,那才真的是任人宰割,而中国革命的希望也化为炮灰。蒋介石的提议背后是历史的重演。

曾经在孙中山先生的领导下,国共两党也曾经不分彼此,都奔着同一个目标向前进,可是1927年后,蒋介石背叛了革命,南京和武汉国民政府开始“清党”“分共”。

在此之前,中共的主要精力都花在了宣传共产党的先进思想以及组织工人阶级上,《新青年》作为宣传主义的前排兵,曾一度将共产主义的春风吹向大江南北,可是,在国共合作期间,中共却从未真正掌握过一只有力的武装势力。

以至于在国民党背叛革命时,我党没有多少势力可以反抗。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我党和革命群众被杀的有30多万人,中国共产党员数目更是折损了七成,这一次打击对于我党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而这也让我党意识到了,枪杆子中才能出政权。

如今蒋介石想要我党裁军并且交出解放区,显然就是打了让历史重演的算盘。

倘若我党当真接受了,那未来中国革命的前景无疑是昏暗的,而蒋介石也会在局势在握时对我党展开又一次打压斗争。

当然,蒋介石其实也做好了我党不接受的打算,此次谈判本就是蒋介石拖延时间,为抢先接管日占区开展的。

抗战胜利后,尽管日本投降了,可仍然有大量日军停留在我国领土上,而国民党在抗战后期大多退守西北、西南,我军则是在前线离日占区更近。

开展重庆谈判,蒋介石便是为了给国民党军队留出使用运输工具将国民党军队快速送往前线,接管日占区。

而我党并不是不知道蒋介石打的算盘,毛泽东参加这一场鸿门宴,一是为了争取实现和平、民主建国,二则是为了揭穿蒋介石假和平的真面目。

为了达成第一条目标,在提交的谈判要点中,我党提出“实行三民主义”以及“拥护蒋主席之领导地位”等十一条谈判要点。

可是对于我党列出的谈判要点,除了这两条外,国民党却是条条有意见,双方之间的分歧极大。

国民党人甚至要求,共产党允许参与政府,但共产党官员必须要国民党认同才得以留任,军队问题上,我党提出整编出16个军48个师,国民党则是坚持只保留我党12个师。

看完我党给出的方案后,蒋介石表示“中共代表昨日提出之方案,实无一驳之价值。”甚至在他看来除了实现三民主义和拥护自己领导地位之外,没有一条有采取的必要。

我党的核心想法是要将原本的国民政府改成由各党派的联合政府共同执政,真正实现民主共和,可是蒋介石心中却毫无多党的理念,他能接受的仅仅是共产党人来国民党政府“做官”,而在他看来,共产党和国民党没有半点相提并论的可比性。

这一点最大分歧,注定了两党之间的谈判,纵使是谈成了,也绝不会持久。

1945年10月10日,国共两党终于达成协定,签订了“双十协定”,可不到一年之期,第二年的六月份,蒋介石全面撕毁“双十协定”,国共内战彻底爆发。

蒋介石自以为是,自始自终,就没有好好谈下去的打算,国共合作签订的“双十协定”不过一年被撕毁便是铁证,而最终一手好牌的蒋介石在牌桌上输了稀巴烂,这背后更多的原因便是我党站在了历史的正确位置和人民群众的一方罢了。

参考文献:[1]冯晓蔚.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与党外人士的交往[J].湘潮,2022(04):12-14.

[2]凌云.弥天大勇为苍生[N].重庆政协报,2021-07-01(003).

[3]龚燕杰.重庆谈判中的内外斗争[J].红岩春秋,2021(04):10-14.



Powered by 赢多多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