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故事: 少女抓了一条白蛇泡酒, 隔壁老汉见了面色大变: 它是你丈夫
发布日期:2022-11-24 11:28    点击次数:72

思南山下有个名叫风秀的孤女,她以捕蛇为生。风秀正值花信之年,她面容甜美可爱,性格活泼开朗,是个很招人疼的姑娘,村里很多男子都在心里暗暗喜欢着风秀,特别是风秀的邻居张吴纪,他一直对风秀照顾有加。

这天,风秀上山捕蛇,许是运气好,她刚到山上没多久,便看到了一条通体洁白,足有胳膊粗细的白蛇。那白蛇呆呆愣愣的,看见风秀既不逃跑,也不攻击,只是竖起身子盯着她瞧。风秀趁它不备,一把捏住它的七寸,将它装进了特制的布袋中。

风秀回到家后,决定将这条白蛇泡酒,于是,她到了隔壁酿酒的张老汉家,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而后询问他是否有泡酒用的大缸以及足够的酒水。

张老汉听到风秀抓了这么大一条白蛇,也觉得很是稀奇。他本想让儿子张吴纪来帮风秀搬酒缸,让他在心上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可惜张吴纪这会儿并不在家,张老汉便和风秀合力将酒缸抬到了风秀的家中。

风秀小心翼翼地从布袋中将白蛇抓了出来,她正要将白蛇放进酒缸,却被面色大变的张老汉一把拦住。

张老汉仔仔细细地打量了那条白蛇一番,白蛇原本恹恹地趴在地上,但当它注意到自己出现在张老汉眼中的倒影后,却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它猛地直立起上半身,那架势好像是要攻击张老汉。风秀见状连忙想上前将它捉住,却再次被张老汉拦了下来。

张老汉转过头面向风秀,脸色凝重地说道,“它是你丈夫。”

风秀听了这话,大吃一惊。风秀曾经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名叫谢小峰,两人的感情非常要好。一年前,两人举办了婚礼,可婚礼过后,风秀迟迟没有等到谢小峰进到洞房,等她察觉出不对劲时,谢小峰早已经失踪了。

看着眼前变成白蛇的谢小峰,风秀愣愣地有些回不过神,她抬起手摸了摸白蛇的头,看它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似曾相识的温情,眼泪不由得“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

张老汉看到风秀哭泣,也长叹了一口气,而后,他突然一拍大腿,道了句,“造孽!风秀,这件事是我家对不住你,我把我家那臭小子叫过来,让他向你赔罪。”

风秀听到这话,又是一愣,她看着张老汉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提着他儿子张吴纪的耳朵,硬是将人拽进了屋。

张吴纪原本还在大声抱怨,下一刻,他便看到了屋中的风秀,还有风秀面前的那条白蛇,顿时没了声音。

张老汉恨恨地朝儿子的后背拍了一巴掌,口中斥骂道,“你这倒霉玩意儿,怎么能把好好的人变成蛇?快向人赔礼道歉,然后将人变回来。”

原来,张家有一个祖传的秘术,他们能够用特定的某些草,调制出一种特殊的草丸子,这草丸子如果被人吞吃,那人就会变成一条蛇。张家人的眼睛很特殊,只有他们能够分辨出哪些蛇是由人变成的。

张老汉一见到白蛇,就看出来了他是个人,再仔细一看,发现他竟然是风秀失踪的新婚丈夫谢小峰,他想到村子里除了自己就只有儿子张吴纪会张家秘术,便猜到是张吴纪将谢小峰变成白蛇的,于是赶忙将张吴纪找了过来。

因为每个张家人调制的草丸子都不相同,所以解除草丸子效力的方法也不同,只有做出草丸子的那个人,才知道应该如何解开他加诸在别人身上的术法。

张吴纪听着父亲的责骂,又看向了风秀通红的眼睛,风秀紧紧揽住那条白蛇的举动深深刺痛了张吴纪的心。他突然怒吼出声,“我到底哪里配不上风秀?我也是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我照顾她,呵护她,凭什么谢小峰能成为她的丈夫,而我不能?”

张吴纪仿佛发泄一般,将所有的事情都讲了出来。谢小峰确实是被张吴纪变成白蛇的,而他这么做的原因,是出于对风秀的爱和对谢小峰的嫉妒。

风秀的新婚夜那天,张吴纪找了个借口将谢小峰约了出来,他趁谢小峰不备,将草丸子塞进了他的嘴里,并让他咽了下去。而后又将变成白蛇的谢小峰放到了山林里。

说到这儿,张吴纪看向了风秀,他的两只眼睛充满了红血丝,仿佛疯魔了一般,他嘶吼着问风秀,到底是自己哪里没做好,为什么她的眼中一直只有谢小峰,却不肯多看自己一眼。

风秀捂着嘴,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她拼命摇着头,却哽咽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老汉照着儿子头上就是一记响亮的脑瓜嘣,他给了风秀一个安抚的眼神,而后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道,“配得上?在我的眼里,你现在谁都配不上,你看你做的这些事情!你既然喜欢风秀,就要好好和人说清楚,仔细和人讲明白,而不是在背后偷偷做些小人行径!”

此时风秀也已经平复了心情,她看着谢小峰颓然的表情,说道,“我一直把你当哥哥对待,我知道你的心意,却没有好好回应,而是一味逃避,以为时间久了,你就会放弃,这是我不对。造成今天这种局面,我也有责任。”

张老汉和风秀的话如当头棒喝,张吴纪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是这么卑劣,他突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他明白,父亲说的是对的,这样的自己确实配不上风秀。

后来,张吴纪将谢小峰变回了人身,他愧疚地朝谢小峰深深施了一礼,谢小峰却没有受他这一拜,而是赶忙将他扶起。他说自己不怪张吴纪,经此一劫,他和风秀更看清了彼此的真心,以后定会苦尽甘来,过得越来越好。

风秀和谢小峰重新举办了一场婚礼,风秀还在婚礼上认了张老汉做义父。

张吴纪本性不坏,放下对风秀的执念后,他也逐渐看开,几年后,他娶了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子为妻。



Powered by 赢多多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